松溪酒话
发布时间:2018-11-27 15:32 来源: 【字体:
分享到:


  山里的汉子爱喝酒,山里的媳妇会酿酒。
  每年新谷归仓,松溪几乎家家酿酒,户户飘香。大户人家酿五、六坛,小户人家酿二、三坛。就是不会喝酒的人家也要酿上一坛,用于待客或做为煮菜的佐料。
  松溪人酿酒是很讲究的。
  酿酒的时间一般在立冬的第一场雨之后,此时的秋水已被冬水更换,所以曰之为酿冬酒。水,也十分讲究,要用井水或泉水,河水或自来水是不用的。通常一坛酒,用米八斗,水一担。当然有的富足人家要酿好酒,则水、米的比例就得相应小些。
  坛子,是事先准备的。用草木灰退酸、洗净、凉干待用。糯米蒸熟后,起锅时要点香,先给灶神奉上一碗,祈求能酿出好酒。如果酒做的不好,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。当然万一失败,酿成米醋也是上好的佐料,只不过一大坛的醋不知那个猴年马月才能享用完毕。
  松溪的红酒,颜色沱红,如窖藏多年颜色转为暗绿。有一种叫桃花酒的酒,是用酒当水,再放糯米二次重酿,其香气四溢,味觉绵长,算是酒中精品了。
  在封建社会,盐、酒、绢、茶的赋税是很重的。传说有位县令因此上书朝廷说:松溪地处荒僻、山高水冷、水田均散落山垅之间,每年惊蛰至春分之间、耕田时,常有水牛冻死,家酿酒乃为饮牛之用,要求免征税赋朝廷派人暗访,松溪果有惊蛰之日打糍粑热红酒喂牛的习俗,便下旨免去松溪的酒税。
  其实,当地的山民由于常年在山、水间劳作,腰腿痛、关节炎是个很普遍的常见病,于是在酿酒时便加入一些中草药。松溪县酒厂曾引用县城南郊的招凉泉水,配上药方酿出过金缨子酒、金刚刺酒、鹧鸪补酒,一时行销八方,声名远播。
  红酒还飘扬着松溪民间风俗的馨香。旧时,松溪民间人家头胎婴儿出世,做父亲的要随带两个蛋、鸡头、鸡腿、鸡屁股和半瓶红酒到婴儿的外婆家报喜。生男孩的,酒瓶嘴插红纸团,生女孩的酒瓶挂红纸丝。外婆家一看到酒瓶的装饰,便知道生男生女,随即把瓶中的半瓶红酒添满让女婿带回。松溪产妇在坐月子时,每天必须多吃红糖酒,以利身体的恢复和哺乳,一个月下来至少一大坛。故而,在酒席中劝已育妇女喝酒时,总是以此为其有酒量的证据,进行打趣。
  松溪还有一种叫白水酒的酒,主要产地在旧县的游墩一带,其酿造工艺与红酒相近,只是使用特殊的白曲进行发酵,酒精度在二十度左右,略为粘稠、味甜。且当地人喝酒论碗不论杯。真是一碗壮筋骨、二碗热肚肠、三碗想上床啊。
  朋友来了,有好酒,当地人好客,菜是没有,酒管够。一碗红酒炖蛋放上乌糖,是对你最大的敬重。出门日久的松溪人,问他最想什么?常有人回答家乡的酒。不少驾驶员都给他们捎过家乡的酒,这捎去的酒中注满了父老乡亲对在外游子的深情与关爱,是充满了叮咛与问候的无言的家书。

 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